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阅读新闻

李桂芝教授应邀来历史文化学院讲座

[日期:2019-07-03]
      2019年6月21日,中国蒙古史学会理事、中国民族史学会理事、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桂芝老师应邀来我院进行讲座。

      上午,李桂芝老师以《关于汉奸与儿皇帝》为题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讲座。讲座围绕“汉奸一词出现的背景”、“石敬瑭为什么不耻于当儿皇帝”、“花剌子模与蒙古战争的起因与背景”三个部分展开。首先,李桂芝老师以“汉奸一词最早出现于何时”这一问题为引,激发了在座各位的思考。在讲解汉奸一词出现的背景时立足于史料,站在时代的背景上讲述了汉奸一词于抗日战争时期产生,而历史上的石敬瑭被定义为汉奸实际上是用近代的观念来看历史问题。在讲述“石敬瑭为什么不耻于当儿皇帝”这一问题时,李桂芝老师站在五代十国的背景下,指出石敬瑭作为沙陀贵族,在部族制社会,以血缘为纽带,与部落首领关系最为密切的就是自己的血亲。所以契丹与后晋结为父子之国对石敬瑭而言并不是一种侮辱,反而更像是对双方关系的重视。同时,后晋成为契丹的子国,对石敬瑭而言也是保护自己管辖范围内民众的一种手段。石敬瑭并不耻于当儿皇帝。同时,李桂芝老师以“成吉思汗想让花剌子模称儿”这一命题印证了受部族制的影响,成为“父子”关系是对对方的重视,有利于促进双方关系友好,并不是一种侮辱对方的行为。又用石重贵打破和契丹关系导致亡国的结果印证石敬瑭之前所举的重要意义。讲座内容层层递进,环环相扣,又深入浅出。讲座由李艳洁副院长主持,学院史风春、李晓亮、唐彩霞老师等参加了讲座。

      下午,李桂芝老师为研究生讲述了《部族的释义》这一问题。讲座围绕部族一词的“来源”、“释义”、“部族的特征”以及“氏族、部族、部落的区别”四个部分展开。李桂芝老师指出,部族一词最早产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是因为在翻译马克思主义著作时为区分民族一词而出现的,但对“部族”的定义并不明确。而关于部族的释义,学界出现了两种观点,一是部族是族体的类型之一,二是世界上只存在氏族、部落和民族三种族体类型。李桂芝老师认为,学界对部族的不同释义,是关于是否存在“部族”这一族体的争论。李桂芝老师指出,部族是存在的,《辽史·营卫志》部族条就有明确记载,“部落曰部,氏族曰族”。并且部族这一社会组织形态,已经脱离了原始社会,是自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一个阶段,它形成的基础就是早期分封制。李老师还依据史籍记载对部族的特征进行了概述,指出部族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它与分封制相适应,各部都有与首领功劳相适应的封地;由于各部势力的此消彼长,部族具有不稳定性;部族多以部族核心部落名称为名称;部族不完全以血缘关系为依托,血缘关系仅存在于上层;贵族大会为最高决策机构,首领有一定的任期;部落为部族的基层组织单位,部落首领战事领导作战,平时组织生产;军事组织为十进制,成熟的部族有常备军等等。最后,李老师又简单介绍了氏族、部族和民族的差异。李桂芝老师对部族这一概念的讲解简明扼要,使学生们加深了对古代早期社会组织形态的认识,同时也使我们更加明确了史料对于历史研究的重要性。下午的讲座由史风春老师主持,李荣辉、海阿虎、李晓亮老师倾听了讲座。

      史学研究和解读不断深入,各种史学分析不断出现。但任何史学研究必须充分立足史料,站在历史时代的背景下,以唯物主义为指导,客观看待历史。李桂芝老师的讲座深入本科课堂、研究生课堂,以老一辈学者严谨治学的态度,深刻准确的思考,为同学、老师们解读历史,达到了讲座的目的。